山火悲剧反映了美国制度的痛苦 2019-06-12

    自去年11月以来,三场森林大火袭击了加州南北部,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发出了最高的火灾警报,比尤特、文图拉和洛杉矶的县都进入了紧急状态。其中,北加州的“营地”大火破坏力最强,位于火灾中心的博特县天堂镇损失惨重。

    “从火花到看似无法阻挡的火焰……它是天然的还是人造的?德国周刊焦点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山火的悲剧反映了这一制度的痛苦,引起了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反思。

    悲剧

    “11月8日星期四,早上8点,威廉·高吉亚醒来,听到远处丙烷罐爆炸产生的金属碰撞声。大块燃烧着的木头从天上掉下来。高吉亚当时不知道自己被加州历史上最致命的山火吞没。《卫报》描述了天堂镇肆虐的“营地”大火。天堂城正遭受着越来越可能的命运:一个现代美国城市的彻底毁灭。”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道,11月8日至25日,美国发生的“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森林大火”造成至少85人死亡,近19000座建筑物被毁,153336英亩(约620.5平方公里)的土地被超火。

    天堂镇大火发生那天,南加州发生了伍尔西山和希尔山大火,威胁到文图拉和洛杉矶县。在大风的帮助下,这两场大火迅速蔓延到海边,而由大火引起的烟雾则蔓延到更广阔的地区。

    11月18日,我去了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工作。我一下飞机,就冒了一阵烟。打开我的手机,我看到旧金山的空气质量指数高达163,而通常的数字基本上超过了20。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的教授李敖向我们的记者描述了他对加州野火的直觉感受。

    “威胁依然存在。”《卫报》说:“山火是加州森林生态系统的正常组成部分。”在过去的10年中,天堂镇的部分地区已经受到至少四次火灾的威胁。

    天堂城是整个加州的缩影。该州是美国第二大野火发生地,仅2017年加州就有8747起野火。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加州野火的破坏力逐年增加。根据过火面积计算,加州在2012年之后有五场最大的野火中的四场。托马斯大火在今年年初刚刚创下火灾面积的记录,它被曼托西诺联合大火超越,曼托西诺联合大火在七个月后覆盖了1148平方公里。

    “为什么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不能阻止火灾?”BBC网站的叹息令人深思。

    问题

    消防是美国面临的长期挑战之一。加州的野火反映了美国在气候政策、救灾机制和社会治理方面的问题和缺陷。

    “最近的情况增加了山火的风险。”“全球变暖加剧了森林的干旱,到处都是枯枝落叶,”卫报说。加州大学农业和自然资源系的研究员Feith Kearns指出,近年来,森林火灾呈现出“龙卷风”蔓延的趋势,主要由更极端的气候驱动。许多美国学者有相似的观点。

    然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政府正受到批评。

    在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里·布朗看来,“火魔”的猖獗是有人为因素的。他向媒体和公众强调,全球变暖和日益加剧的极端天气是加州山火比以往更具破坏性的根本原因。人类需要“站在自然一边”来遏制全球变暖的趋势。

    这是白宫政策哲学中缺少的一个重要环节。现任美国政府不仅退出了《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还废除了奥巴马时代通过行政法令制定的一系列能源改革措施,甚至计划强制降低汽车尾气和燃煤发电厂的碳排放标准。

    “加利福尼亚的政客、官僚、电力公司和其他人把气候变化作为一个多功能的借口,因为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致命的山火。”加利福尼亚前立法者和德克萨斯公共政策基金会副主席Chuck Devo在福布斯杂志的网站上写道,美国政府。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无所作为”一事无成,最糟糕的是,它毫无成效。这始终是美国气候变化辩论的核心公共政策的一个特点,尤其是在野火问题上。

    此外,加州的野火也暴露出美国在灾难预警、紧急反应和救援方面的不足。

    据路透社报道,“当强风以每分钟2英里(约3.2公里)的速度把火吹向天堂镇时,紧急救援人员和当地居民意识到他们在2008年火灾后制定的逃生计划不再可行。”

    美联社担心,当加州政府向居民移动电话发送疏散警报时,距离野火发生不到两个小时,居民没有足够的时间逃生。

    《卫报》援引当地官员的话说,天堂镇的撤离计划有一个关键的漏洞,那就是,它没有考虑到在恐慌的控制下整个城镇的大规模撤离可能造成的“僵局”。天堂镇的警官罗伯·尼科尔斯(Rob Nichols)说:“消防队员被来自全城的电话淹没,无法回应。他们必须挨家挨户地跑来敲门,警告人们撤离。”

    NBC对加州城市发展计划的缺陷表示关注。自1970年以来,加州的人口已经翻了一番,接近4千万,将城市扩展到易发生火灾的山区。”该报告引用了加州林业和消防部主任肯·皮姆洛特的话说,“政府官员应该考虑禁止在易受伤害的地区居住。”蔡文耀,美国顾问。中国商会还认为,人类住区应与自然环境相协调,保持相对平衡。

    “在加利福尼亚山区的火灾救援中,基层警察更早地疏散人群,更有效的措施,并根据当地的情况来指导情况。”美国法律与政治学者张军指出,在城市化进程中,政府应该在顺应公众舆论与顺应公众舆论之间找到平衡。规划防灾。

    反射

    紧急救援、防灾减灾是各国生存和发展面临的共同问题。救灾考验着各国的应急机制,以及国家治理的能力和水平。

    加州的野火也暴露了美国地方政府在救援力量分配上的不平衡。洛杉矶消防局的一位官员说,营地在北加州造成严重人员伤亡,而洛杉矶附近的另外两场火灾造成的损失相对较小,直接原因是南加州地方政府有更多的钱,所以营地可以雇用更多的消防员、专业消防员和其他大型设备。受灾最严重的天堂镇位于加州最贫困的地方之一博特县。

    “在美国政府预算日益紧缩的背景下,增加防火和救灾开支非常重要。”“在目前共和党联邦政府和民主加州政府之间的僵局中,预算极其困难和令人担忧,”李说。

    “相互指责会暴露官僚主义的弊端,大大延缓救灾进程。”洛杉矶经贸联合会主席刘洋林提出,相反,中国政府正在不断实施救灾工作责任制,坚持树立以生命为威胁、以人为本的理念,建立日益完善的灾害应急救援体系。

    俄华侨联秘书长吴昊就形势发表了评论:“在灾害面前,我们应该相互协调,集中力量调动一切资源参与救灾,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将更好地协调各方的资源,集中力量开展紧急救援活动。”

    有线电视新闻网早些时候报道说,中国政府已经建立了自上而下的救灾体系,使政府能够迅速有效地作出反应,并使政府部门之间在救灾第一线的密切协调制度化。

    “中央与地方的联动机制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菲律宾红烛基金会的顾问委员张杰被汶川大地震深深感动。

    张洁回忆说,汶川地震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救援部队迅速抵达灾区,后勤保障到位,救灾物资及时送到灾民,灾后重建工作迅速开展。中国政府应对灾害的能力令人钦佩。

Copyright © 2019 优发国际注册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姚欣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易富路1438号
全国统一热线:13688714032